welcome to here!

如果不能相濡以沫,那么请相忘于江湖

心中的爱,握住,温暖;放开,心疼;捏紧,微痛。 当初神创造天地,伊甸园中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,上帝造人,想必一定也就造了她的另一半,命里注定有另一个人的手可以相牵。爱人间十指相扣,便握住了彼此的一生,手心间传递着体温也流漫着爱。时间在指缝里淌着痕迹,烟尘在指纹中嵌着颜色。手渐渐粗糙,指渐渐凉沁,而两手相握还有几分温情,十指相扣、心心相印更生一怀暖意,这是越过风雨才能达到的一种境界。至此境者,不是圣人,却是有血有肉的人,有魂,有格,有品,有情。 随着容颜老去,虽手指渐变粗糙,牵住却仍有初始的温柔。心里一波波的动,情一浪浪的涌,这时两人才是生死爱人,一世的缘分就印在彼此的掌心中,那根爱情线永远指向忠贞。谁能成为谁的指上爱人,谁又能牵谁一生的手,不仅仅是缘分,还要有真诚和爱心;不仅仅是誓言,还需要宽容和守候。 只是,将爱情放在指上抚摸,虽然轻柔,尽管怜惜,然捻去岁月的风尘,磨去情感的凉薄,吹尽狂沙,沉淀至最后,还能剩下什么呢? 严霜酷雨后的心若止水,已经把悲痛绝尘细细开解......如果一个人遭受了炼狱般的劫难,她的爱,她的痛,她的憾,她的淡,已经如钢铁般坚硬,只是清风般无形的蚀于她的生命里,她已经能从真正意义上去承受这份生命之重,之轻! “生也死之徒,死也生之始”,初听庄子的话,感到彻骨的凉意,但毫无疑问,它是一位真正的哲学家。我们珍惜生命,是因为生命里有死亡。我们珍重爱情,是因为爱情会变成背叛。可是,你珍重了,就会不死吗?爱情就会永恒吗?庄子说:“汝身非汝有也,是天地之委形也;生者,假借也。” 生命是我们在这世间暂时借用的一个躯壳,不可以滥用,我们迟早要将自己交还给冥冥中的那个神祗。你和这躯壳所拥有的一切,最终都会象水一样蒸发,象河流一样远走,象梦一样无可追寻。你珍惜或是挥霍,不足以改变这个结局。窃钩者人诛,窃国者天诛,没有分别。庄子在2400年前忧伤地沉思:那么,思考或者不思考,有区别吗?有我或者无我,在宇宙最高处的那尊神看来,有什么不同? 当然庄子是无神论者,但我相信,当他面对浩浩长空,面对生死离散,他一定会问自己:我是谁?我在哪里?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 一条鱼摇着尾巴游来,乞求庄子的爱情,庄子敲敲鱼的脑袋,告诉它:你拥有,就会失去。你若没有生的快乐,就不会有死的痛苦。所以拥有就是失去,存在本是虚无。相濡以沫,最终还是要在光阴中彼此迷失。我们为什么走那么多弯路呢?结局清清楚楚地摆在前面,它可以用更简单的方法抵达。 他告诉鱼:你还是回海里去吧,江长湖宽,生命只是一场体验。 老婆在他的臂弯中死了,千千万万年,造化安排的这绝无仅有的一次相逢结束了。在几个小时前,她还在劝告儿子要读书,还在用树叶和红薯煮粥。庄子看着她渐冷的面孔微笑,他放下妻子,在宋国的街市中敲着盆大声歌唱。“你怎么了?”有人问他。“哦,我的老婆死了。”他说,继续歌唱。庄子望向天空喃喃的说,妻子睡在天地的大屋子里,她即将永恒;她再也不会有穷苦和疼痛,这是她的归宿,人人都有一个这样的归宿,所以我要为她庆贺。 庄子悟透生命后,在宇宙的最远处看着自己微笑。也让我们都微笑吧,作为对自己逝去的爱的怀念、情的交代。然后结束,然后开始!

  • 相关tag: Hmily日记